日本飲食文化史中兩類「出鱈目」

張貼者:2020年11月24日 下午4:58Komuraya   [ 已更新 2020年11月24日 下午5:05 ]
本文刊載於2020年11月23日 自由時報 


網路有關禁肉令假資訊

  網路流傳的假資訊(擷取自FB)


標題所謂「出鱈目(でたらめ)」,這不是指鱈魚眼球相關的語彙,而是日語中指假消息的固有名詞。邁進數位時代的現在,散播假消息已成為社會嚮往提升教養的一大障礙。假消息的內容可分成兩類。第一將確實已發生的事說成沒發生,第二將未發生的事卻說成已發生。面對實體的人,我們能嘗試以簡單心理測驗加以驗證。於是,倘若敘述無中生有,那麼被驗者的眼球可以僵直不動;然而若刻意隱瞞已發生之事實,則其人眼球動搖。因此不必問發生了什麼,而是要問事情有沒有發生,進而觀察眼球就能探知其真偽。

話雖如此,若在不會遇見散播假訊息本人的網路平台上,又該如何辨識資訊的真假?小木曾健(OGISO Ken:1973-)說 : 「因為沒有人會上網播散無人受益的假消息,所以先推想該訊息的受益者是誰。」並注意文中如「根據調查、研究顯示、學者認為、一般而言」等,引起讀者錯覺及疑似相關的符號。因而筆者繼續考察,讀者自己憑感覺賦予真實意象的根據──「影響」。

本論所謂「影響」,並不是指自然科學上被使用的反應概念,而是指文化解釋上確定隸屬關係的關鍵詞。例如,以「佛教傳到中國」的歷史描述而言,倘若認定魏晉玄學有受佛教的「影響」,就引起刺激認同中國文化的讀者情緒,因此編輯《中國文化史》上即使有史料根據也不給玄學有受佛教「影響」的解釋。於是,在人文學上將情緒凌駕於實證根據是可能存在的。然而這並不代表允許捏造史實的意思。

就以中日文網頁上流傳的,「因為日本有受佛教的『影響』,所以近代以前的日本人不吃肉」與「因為日本有受陰陽五行的『影響』,所以和食的基本是五味五色五法」的兩類命題而言,前者是因為上述第一類命題,所以只要提出前近代日本的肉食相關史料,就能實證它是捏造史實(參見,拙著〈禁「肉食」與說「藥食」〉《自由時報》2015)。

至於後者的「和食五行影響論」是並無前近代之史料可循的第二類命題,而且追溯其資訊來源,就能到達和歌山縣高野町官網〈精進料理のはなし〉。該官網頁面是由高野町產業觀光課依據《高野山の精進料理》(學習研究社,2005)提及:「一般而言,精進料理是以五味五法五色作為基本」。然而,本段敘述是引自一間精進料理店主大岡正敬(OHOKA Masayoshi,1949-)說:「本店以貫通五法五味五色的基本,守護老舖之味道。」

在此要釐清的是,《高野山の精進料理》積極將大岡他個人對「精進料理」的信念命題說明成「一般而言」。而且「精進料理」的外延(extension)並不等於「和食」,更何況「日本料理」。由此觀之,所謂「和食五行影響論」不但無史料可循,而且將莫名被一般化的「精進料理」擅自替換成「和食」甚至「日本料理」概念。

有趣的是,將「精進料理」恣意替換為「和食」甚至「日本料理」是以古代「日本人不吃肉」的虛構作為根據。因此一旦互用如上述兩類「影響」論,就能繼續發明:「按照『和食』基本的五味五色五法所烹煮的『精進料理』」等等,在網頁上充滿了胡扯一通的信口開河與想像。那麼如此「出鱈目」的最大受益者是誰?在此,能夠訴諸於華夷思想以及韓國起源論所共有的,將自國文化非「影響」周邊國家不可的思維擁有者。

(本文作者為飲食文化工作者 戶倉恆信)